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疫情阴影下的英国“脱欧”进程更加扑朔迷离_国际频道_

发布日期:2020-07-13 03:25   来源:未知   阅读:

董一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近期,英国和欧盟双方均不断为“脱欧”谈判进程注入动力,以期在今年12月底实现按协议有序“脱欧”。6月15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欧洲议会议长萨索利进行了视频峰会。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强调了2020年底英国不再延续过渡期,并呼吁英欧双方谈判团队加快谈判步伐。7月2日,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同英国首席代表弗罗斯特进行了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的首次面对面会谈,但巴尼耶透露双方“仍有巨大分歧”,并呼吁英方“拿出诚意”。而7-9日,巴尼耶再次赴伦敦与弗罗斯特进行非正式会谈,同时英欧双方约定在7月底至8月初之间举行新一轮谈判。

显而易见,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大陆和英国分别得到了阶段性控制,双方亦将更多精力转向“脱欧”谈判,进而抢出被疫情肆虐所拖延的时间。但从目前的有限进展来看,英欧双方在关键问题上仍具结构性分歧,给是否达成协议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目前,英欧双方在诸多方面均各执立场,难以调和。一是在渔业领域,英国坚持“脱欧”后应收回本国专属经济区的捕鱼主权,而欧盟则为了成员国渔民利益据理力争。二是在监管领域,欧盟要求英国在数据、环保等领域的规则标准向其接轨,以构建“公平竞争环境”,而英国则将数据保护等规则制定看成后“脱欧”时代国家主权的组成部分。三是在司法领域,欧盟仍然在坚持欧洲法院对英国法律的影响,但英国亦以主权为由加以拒绝。

此外,巴尼耶还指出,英国将在欧盟金融业领域失去所谓“单一护照”,即英国金融机构可以不在欧盟境内建立分支机构即可开展业务的便利将一去不复返。可以看出,维护主权独立既是英国选择脱离欧盟的重要驱动,也是英欧谈判背后的最大政治掣肘。

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疫情的阴霾给“脱欧”谈判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首先,在欧洲国家疫情普遍未能得到大幅好转的前提下,英欧双方的政府仍将抗击疫情及有序复工复产作为各自的最优先事项,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该国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后也提出欧盟在下半年最重要任务仍是防疫,而英国首席谈判代表弗罗斯特将在8月兼任英国首相安全事务顾问,亦一定程度上分散了其领导“脱欧”谈判的进程。

其次,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在过去数月内对双方产业链、供应链的影响,已经提前上演了“无协议脱欧”后双边贸易的前景。在疫情暴发之初就曾有分析认为英国很可能借疫情进行“压力测试”,如果有所适应将令“无协议脱欧”的被接受度上升,使得英国谈判立场进一步强硬。

其三,当前英欧双方的疫情均面临二次暴发的风险。欧盟最近虽刚下定决心对包括英国在内的15个国家开放其边界,然而若英欧任意一方疫情反弹都将意味着面对面会谈再次被叫停,给目前加快谈判进程的意愿蒙上阴影。

更重要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下,“无协议脱欧”前景对双方经济来说都是雪上加霜。近期欧盟委员会的夏季经济预测显示,2020年欧盟和英国的经济衰退将分别达到8.3%和9.7%,相较春季预测分别增加了0.9和1.4个百分点,显示了英欧双方复工复产缓于预期。而英国国内有些学者已经预测“无协议脱欧”和疫情叠加将给英国经济带来难以估量的冲击。

英国社会市场基金会首席经济学家凯瑟琳?皮特里指出,占英国经济附加值10%的制造业将受到中等以上影响,而经济附加值33%的金融、银行、保险等服务业将遭遇严重影响,390万个劳动岗位会受到冲击。英国智库“国家经济与社会研究所”预测,即使实现有协议“脱欧”,英国未来人均GDP仍将遭遇3-4%的预期损失,整个国家的损失恐将达700亿英镑。

因此,“无协议脱欧”带来的灰犀牛正在隐隐走近,英欧双方能否在有限的时间里达成妥协值得关注。(责任编辑:高霈宁)